關於部落格
沉溺於[K] 暫時無法爬出來

持續關注:特殊傳說、霹靂布袋戲(劍雪無名)
歡迎參觀指教!>///////
  • 59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運之章~~圓教村 ...是序文吧!

北域 圓教村本為一處遠離武林風波,虔誠信佛的小村落,在歷經吞佛劍雪宿命之戰及異度魔界開啟之魔火焚燒,現已殘敗潦倒,火燒之後的圓教村久無人煙……。今日,睽違已久的人 來了,靜靜佇足於入口處的碑石前,撫摸著圓教村唯一殘存不變的過往,曾經的一切在他的眼裡鮮明了起來…… 大雪紛飛,模糊了視線,覆蓋住了多少血腥殘酷。「ㄎ一ㄤ----ㄎ一ㄤ---ㄒ一ㄡ---ㄒ一ㄡ!」平靜的村莊裡忽傳兵器打鬥之聲。 劍邪自睡夢中驚醒,推開木門,雪花飛進小小的木屋,視野所及一抹褐影落地,一個人在雪花中倒下,血染紅了白雪,慢慢的散開在眼裡是血紅的一片……。劍邪劍氣倏發打飛圍攻眾人,第一次他不問原因出劍,第一次他看到白雪竟感覺到冰冷,是因為那人嗎?劍邪心中沒有答案。抱起倒在雪中之人返回屋內迅速為其止血、包紮,劍邪和衣坐於床旁,看著床上青白色的臉,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為何有一股熾熱的熟悉之感?疑惑。 處理好外傷,為其診脈時發現那人除脈象虛浮、體內淤氣難化之外,更深處有一股熟悉的異魔熱流令人心驚,當劍邪要細查脈象時卻驚覺此股不尋常之氣漸漸隱末、消失,脈象轉為平穩,且其氣息平順。劍邪心中雖詫異,但當下還是以安置好病人為重,心想:『一切等天明再詢問也不遲。』便回房歇息。 屋外依舊飄著雪,無聲,天色微亮,而屋內的人漸漸甦醒。 「咳咳…」人邪自昏迷中甦醒,張開眼,看到一株海草浮在空中…,驚嚇!心想『這…這…是哪裡?』在他愣住的當下,海草居然轉過頭來變成一位俊秀的小夥子,並且開口說話:「我家。」 「嗯。是你幫我包紮傷口的嗎?謝謝。在下一劍封禪。請問大名?」再次愣了一下,人邪恢復冷靜打算弄清楚來龍去脈。 「是。劍邪。」 簡短的回答讓人邪心生興趣。 「你的傷已無大礙,氣脈調和,現已辰時(7-9)那先到村內的餐館用早繕吧。」劍邪診完脈,欲一盡地主之誼。 一劍封禪舉目一望,走向光潔無垢的廚房,看看眼前無辜的人兒,不知為何心中一種面對〝嗷嗷待哺的幼雛〞的父愛(?)居然油然而生,嘆了一口氣,「待吾購來米飯蔬果,讓吾料理早膳吧。」詢問劍邪市集位置便出發購物。 頂著小小風雪而回的一劍封禪手中大包小包,看看親愛的屋主,他正坐在餐桌前等待,一劍封殘看了看那位一臉期待的人兒認命的去張羅一切,走入廚房料理早膳,切菜、洗菜、炒菜、上菜,而劍邪當然是乖乖坐在餐桌前,繼續等待。 一劍封禪簡單的準備了兩道青菜、一道煎豆腐、外加一鍋地瓜蛋粥,清淡是健康早餐的要訣,「可以開動了,吃吧!」 劍邪看著一桌豐富的菜色,瞇著眼、微微的笑開的說:「這是第一次有人幫我準備早膳,謝謝。」吃了一口地瓜葉,好吃而不油膩,看向一劍封禪的眼神瞬間轉變為對大人的崇敬,閃閃發亮。 從此一劍封禪因為煮『菜』的精湛手藝吊到海草一枚。 吃完早膳後一劍封禪再度認命乖乖的去洗碗收拾桌面,劍邪一看沒有自己可以幫忙之處便走到屋外凍結的小湖邊,敲破冰層,拿出兩壺梅花冰茶,請一劍封禪到屋外梅林下飲茶、賞梅。 「這是暮雪夜梅所煮成,請你一試。」劍邪坐在梅樹下,遞了一壺茶給一劍封禪。 剛洗完碗、擦完桌子,居家好男人的一劍封禪接下茶壺坐在另一棵白梅樹下,倚著樹幹,以壺就口「梅香冷冽、暮雪澈骨,好茶!」 劍邪聽到一劍封禪的贊賞,偷偷的瞧了一旁豪邁喝茶的劍士一眼,臉微微的紅了而嘴角則滿足的勾了起來,拿起杯子靜靜的喝茶。 梅花靜靜的夾在風雪中飄落,一劍封禪興致一來拿出綠笛悠悠吹奏一了一曲鶴橋仙,劍邪沉浸在笛曲中,一曲畢才問道「名字?」「鶴橋仙。」 笛聲幽遠深意繞耳不絕,兩人悠閒的喝著茶,劍邪好奇的提問「你為何來此?」 「腳到哪就到哪。」一劍封禪看了看那顆在問問題時忽然閃閃發光的海草頭。 「你是故意的。故意來此。」劍邪就是有一種感覺,莫名的就是這麼認為。劍邪斬釘截鐵的語氣令一劍封禪有些微的不奈「夠了,你有完沒完、煩不煩 啊你,茶都不香了。」劍邪怔了一會,仍然覺得一劍封禪是故意來此也就不再說話了。 喝完最後一口茶一劍封禪道:「叨擾許久,感謝你昨日的出手幫忙,吾該告遲了。」 「欲往何方?」劍邪抬頭看著從梅樹下站起的一劍封禪,光線從一劍封禪背後打下令劍邪的雙眼有些刺痛,他不知這種疼痛的感覺是什麼?因為這是他不曾遇到過。 「天涯海角,任吾行,四處遊歷。」一劍封禪豪邁的笑著回答,眼中有些微迷惘但是也充滿了生氣。 「吾可以同行嗎?」劍邪不知為何自己提出了這個唐突的要求,但他真的不想離開著個有著熟悉氣息的人。 一劍封禪看著海草頭頭頂的可愛髮旋,為他突發之言一時失語,但是當他看到劍邪由下而上45度角上揚的小臉,一臉難捨的紅著眼框、咬著嘴唇,活脫脫離母的雛子、眼淚都要掉下來的小可憐,還真的讓他不忍心啊。深嘆了一口氣「可以,你我同行吧。」 劍邪滿臉笑容的點點頭「嗯。」入屋拿了隨身的兵器和衣服等物品的布包便快速的衝出屋,跟在一劍封禪的身邊。「走吧。」 一劍封禪失笑「真是小孩子心性,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