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溺於[K] 暫時無法爬出來

持續關注:特殊傳說、霹靂布袋戲(劍雪無名)
歡迎參觀指教!>///////
  • 59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運之章~~圓教村 PART10......馬賽克

「封禪,你為什麼脫我的褲子啊?」劍雪無名雖然紅著臉、喘著氣,還是努力拉回理智。 「因為我們是情人啊!」一劍封禪攔腰抱起劍雪無名移動到剛剛用披風鋪好的臨時小床上,坐下。 「為什麼情人要脫褲子啊?」劍雪無名因為過去一個月常常被抱來抱去,所以根本沒有警覺心,在移動時還自動的把雙手環上一劍封禪的肩膀,現在非常自然的跨坐在一劍封禪的大腿上。習慣養成的可怕之處就是在此。 「因為情人要生小寶寶啊!」一劍封禪察覺劍雪無名對自己的信賴,小小的罪惡感開始冒出頭,但瞬間馬上被眼前的活色生香給消滅殆盡。 「可是生小寶寶只要滾來滾去就可以了啊!為什麼要脫褲子?」純真的劍雪寶貝不解。 「因為要脫褲子才可以滾來滾去啊。」一劍封禪循序漸進、不慌不忙的回答。 「真的嗎?可是穿著褲子也可以滾來滾去啊。」純真的劍雪寶貝還是不解。 「哈,那真的太高階了!以後我們再試吧。」簡單的問題聽在色心大起的一劍封禪耳裡卻有了另一種解讀。話說纯情無敵,真真讓人忍不住色心大起啊。 「可是……」劍雪無名還是很疑惑,死命揪著褲子。 「怎麼了嗎?臉好紅啊!劍雪。」看著劍雪無名迷惑、著急的眼神,一劍封禪心理的良知乖乖的歸位,心想:﹝這次豆腐也吃的夠本了!就暫時不再逗弄你啦,一切等下次在說吧。﹞ 「我…」劍雪無名欲言又止。 看到劍雪無名稚嫩的反應,雖然玩的很高興,但是如果讓劍雪無名心裡留下不好的回憶那就不划算了。一劍封禪決定趕緊開解一下:「劍雪你討厭剛剛的吻嗎?」 「不討厭。」劍雪無名臉紅。 「那我再問你,你喜歡剛剛的擁抱嗎?」一劍封禪拐著彎,再問。 「喜歡,我只是……我只是身體熱熱的沒辦法想事情,所以不是討厭封禪。。」劍雪無名雖然頭低到不能在低、臉紅到要冒煙了,但是還是很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感受。 聽到劍雪肯定的答覆,一劍封禪內心踏實了起來,低頭輕輕的在劍雪無名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安撫道:「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你不喜歡剛剛的一切。劍雪聽我說,抱著你的時候我的心跳很快、身體也很熱,這就是愛情的感覺,會有這些反應都是正常的。」 「嗯。……」劍雪無名低頭表示了解。 「這毛巾給你擦乾身體,小心著涼,我繼續來去紮營。」打算今天到此為止,見好就收的一劍封禪把劍雪無名抱下大腿放在披風上。 「等等,封禪。」劍雪無名低著頭,著急的拉住一劍封禪的袖口。 「怎麼了嗎?」一劍封禪蹲下身來,輕輕撥弄著劍雪無名的瀏海問著。 「我熱熱的……」劍雪無名低著頭、說話的聲音細細小小,一付害羞的樣子。 一劍封禪這才覺得怪異,關心問道:「哪裡不…。」話問到一半,視線往下看到劍雪無名雙手遮住下身,全身紅到要發燙的樣子,恍然大悟,原來是劍雪寶動情了。 一劍封禪右手壓制住狂流的鼻血,內心又喜又悲,仰天長嘆:﹝天啊!你要絕我嗎?在我好不容易拉回理智的現在,你居然跟我玩這一套。﹞ 「封禪……」劍雪無名無助的輕喊著唯一可以依賴的人。 「乖劍雪,這是一個男人正常的反應,你放心我不會笑你的。」一劍封禪努力保持冷靜,沉著聲回答。 「可是,可是我沒有這樣過……!」劍雪無名抬起泛紅的小臉無助的望著一劍封禪。 這次,一劍封禪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鼻血,腦中閃過的字眼“第一次=初精”,這樣的刺激對一劍封禪真的太大了,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一劍封禪努力克制內心的邪念,內心吶喊:﹝一劍封禪,你要撐住啊!現在你扮演的是鄰家大哥哥的角色,而不是有戀童癖的色魔,記住。﹞ 一劍封禪深吸了幾口氣之後才鎮定的開口:「既然你是第一次,我幫你吧。」 「幫我……?」劍雪無名還未及反應,一劍封禪已經沿著劍雪無名的背部坐下,把劍雪無名抱到自己的懷中。 「劍雪別怕,沒事的。正常男子有了情慾就會有勃起的情形。你靠著我放鬆心情就好。」一劍封禪在劍雪無名耳邊輕聲安撫,讓原本全身發燙、僵硬的劍雪無名漸漸放鬆癱軟,一劍封禪發現懷中人兒的反應後才打把手伸入劍雪無名小褲褲內,手中慢慢套弄,時輕時重的搓弄,伴隨著劍雪無名輕輕呻吟,如貓低吟的柔媚啜泣聲,再再挑撥一劍封禪的理智。 撥下覆蓋在男莖前端粉紅色的肌膚,一劍封禪加快速度柔搓手中稚嫩,右手輕撫著伊人胸前的茱萸,輕漫柔捏。 「劍雪,現在感覺還好嗎?」一劍封禪靠在劍雪無名的裸背上,輕聲問著。 「封禪,舒服…嗯…封禪啊啊……」劍雪無名全身泛起薄汗緊抓的身後人的手臂,無法呼吸的喘息著,腰身不自覺的跟著擺動,追求情慾的巔峰。 隨著一劍封禪柔搓的速度逐漸加快,劍雪無名泣聲輕喊、時高時低:「嗚嗯…啊啊……不行封禪……我要不行了…救我。」一劍封禪聽到這如嬌如泣的聲音,下體一陣燥熱,理智激進失守。 一劍封禪持續手上的動作,第一隻手滑到劍雪無名白嫩的大腿,劍雪無名敏感的地方被這般搔弄,這樣的刺激感讓他全身顫抖,隨著手上的時輕時重、時快時慢動作強烈的快感讓劍雪無名無法壓抑的放聲呻吟。 「嗯啊…啊……。」最後高亢的呻吟聲後劍雪無名哭泣的射了初精,便無力攤在一劍封禪懷中。 看著劍雪無名本身純潔天真的眼中透出情慾的渴求,一劍封禪的理性完全崩落。 「劍雪,舒服嗎?」 「………舒服。」 「那封禪讓你更舒服好嗎?」 怯怯的看著一劍封禪,臉紅無法言語的劍雪無名害羞的點頭。 一劍封禪再也無法忍賴,帶著劍雪無名沉倫情慾之海。最終,劍雪小羊依舊逃不了一劍封禪的狼爪,被吃乾抹盡。 初試情慾的劍雪無名一翻風雨後已沉沉睡去,一劍封禪幫戀人做完清洗後架好營火帳棚,讓劍雪無名趴睡在自己胸膛之上,雙手緊抱著今生最重要的人,沉沉入眠。 ٭٭٭ 離開月牙泉,兩人更形甜蜜,逐一拜訪沙漠中的小綠洲,每次的探險都有不同的新奇感受,時序移轉漸入深秋,不打算在沙漠過冬的一劍封禪與劍雪無名商議後決定在冬天來臨前回到圓教村,回到相識之初,過年、守歲。至於下一個旅程就休息夠了之後再說了!打定主意的兩人悠然走在楓樹林間,沉浸在金黃與深紅色的落葉交錯之間。 說是兩人走在林間,但更貼切的來說是一人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另一人走在楓樹林間。為什麼會以這樣的方式出門?追究原因,就是某人需求無度,一到沒人的地方就發情,而某個天真的人也不反對,反而因為喜歡某人稍低的體溫而常常貼在某人身上,所以說就變成這樣,某人說:「心愛的美食在眼前,不吃對不起自己啊!」 「封禪我已經好多了,可以自己走路了!」劍雪無名抗議,這樣跟被抱著走根本就是小朋友嘛! 「真的嗎?可是昨天換藥時還滿紅腫的…….」一劍封禪實話實說,卻被懷中伊人瞪白眼。 劍雪無名雙手摀住一劍封禪的嘴,害羞小聲的懇求:「不要再說了啦,已經不會痛了。封禪,不要一直抱著我,別人會看見。」 「看見又如何,有什麼關係。」一劍封禪一且都以劍雪無名身體為重,因為昨天自己真的是太禽獸了,一點都不知節制,反省。 「劍雪又不是小寶寶,只有小寶寶才要人家抱著。」劍雪無名堅持。 「好吧,可是會不舒服要說,我們就休息。」看到劍雪無名雙頰漲紅,嘴巴也嘟起來只好妥協的一劍封禪說出但書才把劍雪無名放下。 「我們一路慢慢走也快到圓教村了,等等路上看到有需要的東西就直接買回家吧。」 「好啊,我好久沒有回去了,好久沒去看看“朱厭”了。」劍雪無名高興的說著。 「“朱厭”?」有點熟悉的感覺 「嗯,是師尊留給我的劍。」 「就是那把你說殺氣比較重,讓別人為你取名劍邪的那把劍嗎?」 「是啊。雖然別人都說“朱厭”邪氣重,但是跟“朱厭”在一起的感覺其實很舒服。」 「是嘛!」劍雪居然覺得舒服,這把劍不可留。 「我因為不希望外人再給“朱厭”多加評語,所以就不常帶他出門。」 「哈!你因為劍之邪取名劍邪,我因人之邪取號人邪,說不定你的劍跟我很合。 你一身清聖佛氣跟我的配劍“殺誡”還滿相配的,我看我們回圓教村把彼此的劍對換吧!」劍雪居然這麼疼惜這把劍,還怕牠被說閒話,這把劍絕對不可留,一劍封禪對自己發誓,一定要找機會銷毀。 「也可啊。」不疑有他的劍雪無名乖巧的答應。 「劍雪背著我的“殺誡”的樣子應該會很相配又可愛啊。」一劍封禪特別強調我的“殺誡”,心中暗喜,因為牠只有我的劍雪才用的起;至於那把“朱厭”,看我怎麼招待你。 「別說我可愛。」劍雪無名反抗。 「就是這樣才可愛啊!」一劍封禪凝視著身邊撒嬌的劍雪無名,不想移開。 看著碧眼的一劍封禪,劍雪無名無法控制的心跳失序,雙頰泛起微醺。 「劍雪,你這樣看我,我會變成很禽獸的樣子,會嚇到你啊。」一劍封禪差點無力克制。 「沒關係。」劍雪無名看這地面,因為希望一劍封禪舒服,所以輕輕的頒下特赦令。 「可是你不是還會痛嗎?」希望劍雪可以休息的一劍封禪努力做最後的掙扎,氣虛。 「不會了。」劍雪無名實話實說,其實除了第一次會不舒服之外,其他的時候自己都舒服到要死掉,而且封禪很溫柔……。 「那我檢查一下……」一劍封禪放棄了,想跟劍雪無名在一起的心,燃燒。 「不要檢查啦…」劍雪無名因為害羞口頭小聲的拒絕,但是卻完全沒有拒絕的動作,還乖乖的靠到一劍封禪的懷裡。 「乖劍雪,你真的會寵壞我啊!」緊緊抱住懷中人兒,一劍封禪望向四週,這裡是沒有人的地方,這樣小劍雪害羞可愛的模樣就不會有人發現,雙手何十,開動。 「啊…啊嗯,不要…」 楓葉林間,嬌喘聲不斷時而夾雜著粗重而滿足的嘆息,從日落到日昇沒有停息。關於趕路,那也是明天之後的事了,不過看那大色狼的樣子,說不定這次要多休息幾天才行。 註文:關於沒人的地方,試想,夏天的沙漠這麼熱,根本沒人想去,沙漠邊境就算了,沙漠中的綠洲根本沒有人;再想,秋天深山中的小路,大家都怕遇到冬眠前的熊根本沒人趕上山,所以一切都是有計畫的犯罪啊,誘拐成年少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