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沉溺於[K] 暫時無法爬出來

持續關注:特殊傳說、霹靂布袋戲(劍雪無名)
歡迎參觀指教!>///////
  • 59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運之章~~圓教村 PART11(完)......幻滅.旅程

「走了一天你應該累了吧!今天我們先進入這個村子找間旅店休息吧,這裡有幾處頗值得一遊之………嗚?」忽然間一劍封禪一陣頭痛欲裂,雙手扶著左右太陽穴、額頭冒出斗大冷汗。 「封禪,你怎麼了?」劍雪無名憂心非常,趕緊扶著搖搖欲墜的情人。內心感到一股不安跟心慌,好像有什麼要變了? 「劍雪,不要擔心。休息一下就好了。吾無事。」一劍封禪安慰道。 「那我們在這樹邊坐下,休息一下好嘛!來這邊給你靠著,你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哈,那就多謝可愛的劍雪了,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吧。」一劍封禪苦中作樂一番想要放鬆劍雪無名緊張的情緒。果然聽到一劍封禪的話後,劍雪無名本來僵硬的肩膀也逐漸放鬆。 一劍封禪沿著樹身坐下,全身奇異的熾熱感翻湧,冷汗不斷自額頭滴下,緊皺的眉間陷的更深。火紅的身影再次出現,那深刻的不安與火紅的惡念撕裂著一劍封禪,腦中的人影妖異的火紅、熾熱的溫度與自己是深刻的反差。他是我一生追尋的敵人?還是一生追尋的人?沉淪,無解……。 一劍封禪四周一片模糊,只有他是唯一的焦點,清晰望著身邊陪伴的人影,內心湧起的是一種殺戮的慾念。雙眼不再是平日的沈穩寵溺,深茶褐色的瞳孔轉為妖異赤紅,燃燒! 「赦道……….」一劍封禪腦中浮現的人影,火紅、抓不到邊際,血液沸騰,無暇的聖魔之血刺激的被壓抑在內心的紅影,獵殺的慾望,雙眼怵目驚心的血紅。 就在一切要脫序之時,殺誡聖光大盛,耀眼卻清聖的光芒讓一劍封禪漸漸冷靜下來,頭疼逐漸緩解,慢慢吐出一口氣,沉睡。 抱住一劍封禪,劍雪無名內心恐慌不已,在感受到一劍封禪漸漸放軟的身體不再顫抖,劍雪無名惶恐的心才安定下來。相擁的人無言,此刻雖然兩人相守淡淡的不安卻圍繞著。 不知過了多久,一劍封禪悠悠轉醒。忽然間,劍雪無名清澈的藍眼出現在模糊的四周逐漸放大,封禪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無限循環)。 『加恐怖!』嚇出惡汗的一劍封禪,戰鬥力瞬間歸零,忽然醒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已經許久不曾有這紛擾的夢與惡意,一劍封禪無解看著身旁抱著自己一起睡著的身影,慶幸著他的無傷,也慶幸的他的為什麼讓自己醒來,雖然平常只要一聽到他的為什麼就有種想狠狠打下去的衝動。 果然是天然兵器啊! 無敵劍雪無名! 一劍封禪深刻的領教到了。 感動完的一劍封禪開始思索一切的變化,這種分裂的痛苦幾乎每變年都會規則發作一次,就像計時器一般的準時。但是一直找不到原因跟源頭,無解的謎啊,嘆氣。上次的發作是一年前剛到圓教村的時候,因為劇烈頭痛讓自己因為無法抵擋那群山賊而昏迷,但是也讓自己遇到今生唯一的戀人,劍雪無名,算算也是值得。 「封禪,你醒了,好多了嗎?」劍雪無名因為感覺有人在動也醒了過來。 「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為什麼在傻笑?」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一劍封禪再度冰凍無言。 ٭٭٭ 一劍封禪因為林間的發作,與劍雪無名討論後兩人決定趕路回到圓教村修養,回到圓教村劍雪無名的住處已是深夜,劍雪無名讓臉色由青轉白、一看就是非常不舒服的一劍封禪先行睡下,自己乖乖當起小妻子把小屋裡裡外外都整理好才回房探視一劍封禪。 一劍封禪靠在床邊看著劍雪無名忙近忙出,雖然疲憊但眼神始終不忍移開。 無聲的 笑了 此生,就是這個人了! 一生相伴 一生無憾…… 「封禪好多了嗎?」看到一劍封禪醒來,劍雪無名走到床邊扶起一劍封禪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小劍雪我沒事,這頭疼偶爾就會出現一次,不理會自行就會好的。」一線封禪把劍雪無名拉上床,輕按著眼前疲憊、失措的容顏,額頭對著額頭安撫著。 劍雪無名無聲的點點頭,今天是他第一次體會到何謂“著急、無措”,這折磨人的感受他不希望再遇到了。 「你也累了,明天再一起整理吧!今天就先休息了。」一劍封禪看著眼前強裝堅強、現在已是懸然欲泣的小臉,輕嘆。 自責。今日,讓心愛的人受到的不小的驚嚇。 「封禪,就一直這樣好嗎?什麼都不要變好嗎?」劍雪無名聲音悶悶的,抱住身邊的人,這一生最重要的人,雖然枕在他的胸口上,那心跳依然強烈而穩定,但是為什麼心中還是有一種…有什麼東西要變了…的不安。 「不會的,一切都不會變的。就像你跟我,一直在一起,不會變的。」一劍封禪緊緊的擁著懷中的人兒,臉頰摩蹭著劍雪無名的頭頂。摸著小人兒,替他把棉被蓋好,希望他一夜好眠,這就是現在一劍封禪唯一的心思了。 希望,一切如我倆所願,不變。 早晨來臨,一劍封禪看著仍然鬱鬱寡歡的劍雪無名,希望可以改變其心情的想著方法。忽然靈光一動“換劍”,之前說要看看劍雪的劍,不如趁現在交換,當成情定之物來讓他高興。心動即行動啊。 「劍雪,我們之前不是說要換劍嗎?把你的劍給我,把我的劍給你,這樣我們身上都有彼此重要的東西,這樣就不用怕會分開了。好嗎?」一劍封禪臉紅的說不出定情之劍,只好拐著彎表示,希望劍雪可以聽出來。 「嗯……等等我去拿。」雖不是玲瓏心,但看著一劍封禪有些害羞的臉色,大致還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心意,劍雪無名露出今天第一個笑容,乖乖拿劍去。 接過“朱厭”,被黑布包的密不透風,有點像自己第一次受傷讓劍雪包紮實的樣子,活生生的木乃伊,哈! 「封禪,你在偷笑?」劍雪無名手持“殺誡”,被清聖佛光圍繞頓覺通體舒服,一回神看到一劍封禪的反應,疑惑,朱厭有很好笑嗎? 「沒有沒有,小劍雪多心了。」一劍封禪一邊回話一邊拆下包裹“朱厭”的黑布,霎時“朱厭”邪氣大盛。一劍封禪心驚這邪氣居然挑起自己身上的殺意,想壓下心中血紅殺意,卻已來不及,伴隨著激烈的頭疼欲裂,熾熱是摧心裂肺的痛。一劍封禪痛極生瘋,忍不住調侃自己,換什麼劍啊!這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一劍封禪你真是多事啊! 察覺一劍封禪瞬間異樣的劍雪無名想拿回“朱厭”已是太遲,「封禪!」大聲的叫喚,喚不回情人心識。 最後的意識, 一劍封禪耳中已無法聽進任何言語,只有雙眼凝視…… 看著劍雪無名哀傷的眼神,無聲吶喊的雙唇 希望就這樣看他千年,希望心愛的人兒不是這哀傷的容顏。 不捨 是最後的情緒。 看著一劍封禪痛苦倒地,劍雪無名趕去扶起的瞬間,異樣的火紅,燃燒。 瞬間記憶的恢復,火焚似的炎熱乾枯再現,熾熱的氣場與驟升的溫度 地面,幻化出現的是魔化的身影,火紅,不再是青白的身影 「三角據點之一的圓教村…。」吞佛童子手持“朱厭”,望著四周,放出魔火焚燒肆虐。 眼前出現的人,手持“殺誡”,那把讓我昏迷至今的劍,任務中的障礙,「殺無赦。」 劍雪無名無語,眼前這火紅的身影,一劍封禪心心念念要殺除的人…吞佛童子。 原來這就是阻礙你未來的牆,一個身體裡兩道靈魂的糾纏,我只能斬斷,原來對戰是逃不開的命運。 每一聲雙劍交擊,敲擊著的是劍雪無名的心,一切都不一樣了,不再是那柴火邊論心的身影,原來一切都變了。失神的瞬間劍雪無名被吞童子一招“紅蓮怒燄”擊中,口中嘔出的朱紅,阻擋不了劍雪無名的劍,額上的傷已經沒有感覺,只有阻止是唯一的路。 兩人的對戰,魔火的肆虐,圓教村幾近全毀,不相上下的兩人持續對戰不歇,終於,在終招“風火雷擊”、“雪劍舞刈”齊發的瞬間,天外飛來一掌打亂戰局。 “朱厭” 終於是脫離了那人之手 變回了今生最重要的人 看著倒地的一劍封禪,不再是吞佛童子 撿起掉落的“朱厭”,再用黑布緊緊包起, 劍雪無名無聲的淚流下雙頰 如果分離可以讓你追尋到你的未來 我會避著你一輩子 遠遠的,永遠不再見面 只要你可以以你想要的姿態活下去 我會幫你殺了你追尋的敵人 吞佛童子 讓他永遠消失在無間 這樣你就可以擁有只屬於你的未來 一劍封禪 再望一眼地上的一劍封禪,不捨,不想離開 何時不變成了最遙不可及的追求 最後的一吻,和著淚 沿著臉頰滑落 滴在青白色的臉龐上,直至於無 轉身離去 希望今生永不再見 希望你擁有你的未來 從此再不出江湖,從此隱居梅花塢。 (正文完) 劍雪無名帶走朱厭劍後想為朱厭裝上劍鞘,讓他不再開啟,尋找鑄鞘師時恰巧遇到煉邪師,其所鑄會封鎖刀的刀鞘剛好符合劍雪無名心意也是後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